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养生 > 男性

每天背单词三小时街上逢人就拽英语(组图

来源: 责任编辑:

  王老是街坊领居眼中的名人,因为他在街上溜达时,逢人就要拽上几句英语。他还有一份自制的单词表,走到哪带到哪,没事停下来读一读,就这样磕磕碰碰地自学英语已有10多年时间,“希望到时候能和外国老头、老太太摆一摆龙门阵。”

  昨日下午3时,重庆晚报记者来到九龙坡区谢家湾文化七村,向这里的街坊打听王学增。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不认识。可当重庆晚报记者询问“天天在街上逢人就拽英语的老头”时,一旁抱孙子的赵老太立刻答道:“晓得了,我带你去。”

  重庆晚报记者来到王学增家里,精神矍铄的他正端坐在沙发上、手拿几页纸大声朗读英语单词,发音并不是很标准,带着浓厚的重庆话味道。重庆晚报记者猛然注意到,王老手里拿着的几页“单词表”上竟然连一个英文字母都没有。这是为啥?原来,王老将中文词语的每一个字都用汉字标注出了相对应的英语读音,而整个“单词表”全是用毛笔写的。

  “好吃”是“低里西儿丝”,“好多钱”是“好马骑”,“健康”是“赫尔丝”,“瓜娃”是“富藕”,“苹果”叫“安婆”……王老说,这么些年来,他每天都要花上两三个小时反复背英文单词,“老了,脑筋跟不上了,一天不背就全忘光了。”

  1922年出生的王学增是山东人,早年参加八路军,是一名老党员。他的孙子王东今年30岁,几年前取得博士后学位,目前在美国一家IT公司工作。外孙女袁甜28岁,毕业于新加坡管理大学,在亚太微软人事培训部上班,定居狮城。王老的女儿王海珍说,为了能到国外看孙子、外孙女,父亲80岁开始学英语,一直坚持到现在。

  而王东和袁甜则是王老的忠实拥趸,甚至为他制定了严格而详细的学习奖励计划。王老的“单词表”上工整地写着:“每记住一个英语单词奖励2美分,记住一句日常用语奖励5美分。”“我现在已经挣了好几百美元了,可惜花不出去。”王老很得意。

  袁甜的丈夫是一名外国人,名叫Shuraki,中文读作“舒拉基”。2012年春节,袁甜第一次带Shuraki回重庆。“古德安福特弄,斯马特褒义(Good afternoon, smart boy)。”看着眼前高鼻深目的小伙子,王老脱口而出一句椒盐味十足的英语,把Shuraki吓了一跳,连连向王老竖大拇指。

  下午4时半,王海珍帮父亲打开电脑,让王老和袁甜视频聊天。当袁甜问王老又学了哪些新单词时,“格软得上(grandson孙子)”、“乃司徒米特有(Nice to meet you很高兴认识你)”……王老扳着指头一脸认真地数着,还一个劲儿地追问外孙女和“拖拉机”回不回重庆过年。

  袁甜说,自己每周都会通过QQ和外公视频聊天,有时还会用英语简单交流几句。“外公曾到新加坡看我,在公园里转悠时见到一群老头老太太聊得火热,他在一旁干着急插不上嘴,回到重庆后就下定决心要学好英语。”

  有一次,王老在人民大礼堂广场散步,远远看到一位外国美女走过来,便急忙上前和人家挥手说“古德猫宁”,还问她“好藕得(How old几岁)”。把外国美女逗得前仰后合,还拉着王老照了张照片留作纪念。“我没感觉有啥不好意思,老外都能听懂我说的话,就证明这么多年没白学。”王老笑着说。

相关阅读

  王老是街坊领居眼中的名人,因为他在街上溜达时,逢人就要拽上几句英语[详细]
  近日,英国诺丁汉郡西布里奇福德一家航海旅馆的监控录像记录了一场突发事件[详细]
  人们这几天感受到的浪漫气息特别多,因为情人节马上来了[详细]
  第17集 页眉横线集 图片边框线集 表格线集 表格线集 页面边框线集 曲线图的折线集 文本框边框线集 艺术字边框的样式  第25集 文字的下划线集 图形边线集 文字边框的[详细]
  中国男人喜欢称呼“兄弟”,“哥们儿”之类的[详细]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回到顶部

辽源奇闻网 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辽源奇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