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养生 > 女性

林权证上儿子名字写错了 女子为改一个字跑断腿

来源: 责任编辑:

  最近一段时间,家住乐东黎族自治县志仲镇龙林村委会三队的洪阿姨为一件事烦心不已。9年前,她儿子在林地权属登记材料上写的名字是“周海生”,林权证上的名字却变成了“黄海生”。为了把名字改回来,洪阿姨连续数日在县林业局和县国土局之间来回奔波,真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至今也没有办成。“明明是他们的失误,却要让我们跑来跑去,两个部门‘踢皮球’,这么多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洪阿姨无奈道。

  2009年,乐东黎族自治县有关部门对志仲镇龙林村委会三队村民的林地权属进行勘界测量,后于2010年6月向所有权人发放林权证。拿到林权证那一刻,洪阿姨一家傻眼了,在“林地使用权权利人”一栏,其儿子“周海生”的名字变成了“黄海生”,一字之差,可能会使得自家的林地变成别人的。

  第二天,周海生前往乐东县林业局,当时局长不在,周海生在走廊踱步的时候,一名工作人员上前问他有什么事,周海生说明来意后,该工作人员便让周海生留下林权证原件等相关材料,称他们改好名字后会将林权证送到志仲镇,通知他去取。周海生照做后就离开了。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18年,之前改名字一事早已被周海生抛到脑后。今年9月份,洪阿姨接到村委会的通知,要求各家提交林权证的复印件,她这才想起来林权证上“林地使用权权利人”的名字还没有改过来。由于周海生常年在外务工,这件事便落到了洪阿姨身上。

  9月26日一早,洪阿姨乘车从志仲镇前往位于乐东县城的县林业局。到了以后被告知,林权相关业务已经转移到县国土局,不归林业局管。拿着工作人员给的地址,洪阿姨又坐车去县国土局。

  洪阿姨来到县国土局后扑了个空,因为工作人员不在,她辗转要到了办事员小王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后,对方让她下午3点来办公室。

  下午3点,洪阿姨准时到达县国土局,而小王比约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才到。洪阿姨说明来意,小王查询档案发现,之前所有的登记材料中“林地使用权权利人”的名字都是“周海生”,但林权证上的名字却变成了“黄海生”,名字确实搞错了。

  9月27日一早,洪阿姨来到志仲镇政府。“之前我家的林权证上‘林地使用权权利人’的名字写错了,当时县林业局工作人员说改好以后会把林权证送到镇政府,你们有收到吗?”洪阿姨问工作人员,对方核实后称没有收到。

  “那我该怎么办?”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建议洪阿姨去村委会开个证明,“看能不能管用。”当天下午,洪阿姨到村委会开了一个“林权证所有权人证明”,准备第二天带去县国土局。

  9月28日,洪阿姨乘着早班车来到了县国土局,将证明交给小王。“这个证明也证明不了什么。”小王说道。随后给洪阿姨复印了周海生当时进行林地权属登记的相关材料,让她带着材料去县林业局开个证明。

  洪阿姨又坐车去县林业局,局长不在,工作人员将一名分管负责人的联系电话给了洪阿姨。洪阿姨打过去,对方称自己出差了,让洪阿姨在电话中简单介绍相关情况。介绍完后,对方问“有材料吗?”洪阿姨说有,对方便让她把材料放在办公室,让洪阿姨回家等消息。

  直到“十一”长假结束,洪阿姨都没有等到回复。10月8日,她叫上儿子周海生,再次前往县林业局。

  该局一个科室的负责人接待了二人。洪阿姨把诉求说了一遍,对方表示这件事不归他们管。洪阿姨又说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该负责人了解后,给县国土局的小王打了个电话,挂掉电话后,他告诉洪阿姨,他已经跟小王说好,让洪阿姨母子下午3点去县国土局。

  当天下午,洪阿姨母子按照约定时间又来到了县国土局,小王一副为难的样子,“林业局不想开证明,我们工作怎么做?”随后,他又给洪阿姨母子复印了两份材料,打了一个电话后又让他们去县林业局。

  10月9日上午,洪阿姨又早早地来到县林业局,这次终于见到相关负责人,洪阿姨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复述了一遍。对方看过洪阿姨带来的相关材料后,问是谁让她来的,洪阿姨说是小王,对方给小王打了电话。洪阿姨说,她隐约听到,该负责人对小王说,让洪阿姨去派出所开个证明。挂断电话后,该负责人让洪阿姨下午3点去县国土局找小王。

  洪阿姨来到县国土局后,小王说,“我们还要再跟县林业局那边沟通沟通”,让洪阿姨继续回家等消息。

  自那以后,洪阿姨再也没有去县城追问此事,连续数日在县林业局和县国土局之间往返,让她疲惫不堪。而最让洪阿姨感觉备受折磨的,是希望的一次次破灭,“明明是他们的失误,却要让我们跑来跑去,两个部门‘踢皮球’,这么多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无奈之下,洪阿姨只好向媒体求助。

  22日下午,记者跟随洪阿姨前往乐东县国土局了解事情的进展。洪阿姨直接带着记者来到三楼一间办公室,不过小王当时不在,同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小王出去办事了。

  洪阿姨给小王打电话,对方表示,他们核对档案后发现确实写错了名字,“这件事已经在局党委会上提过了,领导也同意了,你们明天过来,我们直接出一个注销证明,把原来的证注销掉,然后换一个新的给你们。”小王说。

  第二天,洪阿姨打电话告诉记者,她当天一早又去了县国土局,小王告诉她,按照程序,她要先在报纸上刊发林权证遗失声明,县国土局才可以为其补办新证。

  针对此事,记者昨日与乐东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取得了联系,该负责人表示,自2016年起,林权相关业务已经从林业局划归到国土局,因此,此事应该由县国土局处理。

  该负责人称,他们已经向洪阿姨解释得很清楚了,也跟县国土局的工作人员进行过沟通,“县国土局让我们出证明,我们没什么证明可以出,职责已经不在了,该按什么程序处理就按什么程序处理。”

  “之前是县林业局的办事人员把姓名写错了,所以要修改的话需要那边出一个证明,后来调看档案发现材料都没有问题,就不需要出证明了,我们可以直接改。”乐东县国土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材料没问题,如果只是改名字,在原证上修改就可以,但是现在林权证找不到了,按照程序需要登报挂失,然后才可以补证。

  “登报以后,我们马上就可以受理,一般受理后15个工作日内就可以拿到证了。”该工作人员说。(记者 张野 文/图)

相关阅读

  最近一段时间,家住乐东黎族自治县志仲镇龙林村委会三队的洪阿姨为一件事烦心不已[详细]
  一般来说,人的毛发是受遗传、饮食、激素水平和情绪影响,年轻时候毛发速度长得快,随时年纪增加,生发速度也开始减慢[详细]
  充分利用名字蕴含的意义来教育孩子为人处世之道,这是中国传统家庭教育的重要内容;而如果给孩子所取名字富于文化内涵和教育意义的话,这份名字的解释就足以用来当作家训指导[详细]
  脂溢性脱发是所有脱发类型中最难治疗,也是没有办法自愈的脱发类型[详细]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回到顶部

辽源奇闻网 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辽源奇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